菜单

古典医学之太平广记·卷二百九十二·神二

2019年9月28日 - 文学作品

栾侯 阳起 欧明 李高 黄原 贾逵 李宪 张璞 洛子渊 陈虞 黄翻 阳雍 钱祐 徐郎
丁氏妇 阿紫

风伯,云神,星也。风伯者,箕星也。雷师者,毕星也。郑玄谓:司中、司命,文星第四,第五星也。风师:一曰云神,一曰号屏,一曰水神。蜀郡张宽,字叔文,汉世宗时为都督。从祀甘泉,至渭桥,有女子浴于渭水,乳长七尺。上怪其异,遣问之。女曰:“帝后第七车者知自身。”所来时,宽在第七车。对曰:“天星。主祭奠者,斋戒不洁,则女人见。”文王以吕尚为灌坛令,期年,风不鸣条。文王梦一妇人,甚丽,当道而哭。问其故。曰:“吾齐云山之女,嫁为塔斯曼海妇,欲归,今为灌坛令当道有德,废我行;我行,必有烈风疾雨,大风疾雨,是毁其德也。”文王觉,召太公问之。是日果有疾雨风暴,从太公邑外而过。文王乃拜太公为大司马。

晋太元中,高衡为魏郡太史,戍石头。其孙雅之在厩中,云有神来降,自称“白头公”,拄杖光耀照屋,与雅之轻举宵行。暮至京口,晨已来还。后雅之老爹和儿子为桓玄所灭。

陆机 赵伯伦 朱彦 桓回 周子长 荀泽 桓軏 朱子之 杨羡 王肇宗 张禹 邵公
吴士季 周子文 王恭伯 李经 谢邈之 彭虎子 司马恬 阮德如 陈庆孙 甄冲

栾侯

胡母班,字季友,九华山人也。曾至普陀山之侧,忽于树间,逢一绛衣驺呼班云:“恒山府君召。”班惊楞,逡巡未答。复有一驺出,呼之。遂跟随数十步,驺请班暂瞑,少顷,便见皇城,威仪甚严。班乃入阁拜见,主为设食,语班曰:“欲见君,无他,欲附书与女婿耳。”班问:“女郎何在?”曰:“女为河伯妇。”班曰:“辄当奉书,不知缘何得达?”答曰:“今适河中等,便扣舟呼丑角,当自有取书者。”班乃辞出。昔驺复令闭目,有顷,忽还是道。遂西行,如神言而呼丑角。弹指,果有一女仆出,取书而没。少顷,复出。云:“河伯欲暂见君。”婢亦请瞑目。遂拜望河伯。河伯乃大设酒食,词旨殷勤。临去,谓班曰:“感君远为致书,无物相奉。”于是命左右:“取小编青丝履来!”以贻班。班出,瞑然忽得还舟。遂于长安经年而还。至白玉山侧,不敢潜过,遂扣树自称姓名,从长安还,欲启音信。瞬,昔驺出,引班如向法而进。因致书焉。府君请曰:“当别。”再报班,语讫,如厕,忽见其父着械徒,作此辈数百人。班进拜流涕问:“大人何因及此?”父云:“吾死不幸,见遣七年,今已二年矣。勤奋不可处。知汝今为明府所识,可为吾陈之。乞免此役。便欲得社公耳。”班乃依教,叩头陈乞。府君曰:“生死异路,不可周边,身无所惜。”班苦请,方许之。于是辞出,还家。冬天,外孙子寿终正寝略尽。班惶惧,复诣善财洞寺,扣树求见。昔驺遂迎之而见。班乃自说:“昔辞旷拙,及还家,儿过逝至尽。今恐祸故未已,辄来启白,幸蒙哀救。”府君拊掌大笑曰:“昔语君:死生异路,不可周围故也。”即敕外召班父。瞬至,庭中问之:“昔求还里社,当为黑帮作福,而孙息死亡至尽,何也?”答云:“久别乡友,自忻得还,又遇酒食充裕,实念诸孙,召之。”于是代之。父涕泣而出。班遂还。后有儿皆无恙。宋时弘农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以6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为河伯。又五燕体曰:“河伯以丁未日死,不可治船远行,溺没不返。”吴余杭县南,有上湖,湖中心作塘。有一位乘马看戏,将三多少人,至岑村饮酒,小醉,暮还时,炎夏,因下马,入水中枕石眠。马断走归,从人悉追马,至暮不返。眠觉,日已向晡,不见人马。见一妇来,年可十六七,云:“女郎再拜,日既向暮,此间大可畏,君作何计?”因问:“青娥何姓?那得忽相闻?”复有一妙龄,年十三四,甚清楚,乘新车,车的前面二十个人至,呼上车,云:“大人暂欲相见。”因回车而去。道中绎络,把火见城墙邑居。既入城,进厅事,上有信幡,题云:“河伯信。”俄见壹个人,年三十许,颜色如画,侍卫烦多,相对欣然,敕行酒,笑云:“仆有小女,颇聪明,欲以给君箕帚。”这厮知神,不敢拒逆。便敕:备办会就抚军婚。承白:已办。遂以丝布单衣,及纱袷绢裙,纱衫裈履屐,皆精好。又给十小吏,青衣数十一位。妇年可十八九,颜值婉媚,便成。14日,经大会客拜阁,十四日,云:“礼既轻易,发遣去。”妇以金瓯麝香囊与婿别,涕泣而分。又与钱八万,药方三卷,云:“能够施功布德。”复云:“十年当相迎。”此人回家,遂不肯别婚,辞亲出家作道人。所得三卷方:一卷脉经,一卷汤方,一卷丸方。周行救疗,皆致神验。后母老,兄丧,因还婚宦。

侯官县一向ト下神,岁终,诸吏杀牛祀之。沛郡武曾作令断之。经一年,曾迁作建威参军。当去,神夜来问曾:“何以不还食?”声色极恶,甚相责备。诸吏便于道中买牛共谢之,此神乃去。

陆机

兴争取安哥拉深透独立全国联盟有鬼神栾侯,常在承尘上,喜食鲊菜,能知吉凶。甘露中,大蝗起,所经处,禾稼辄尽。尚书遣使告栾侯,祀以鲊菜。侯谓吏曰:蝗虫小事,则当除之。言讫,翕然飞出。吏就像是其状类鸠,声如水鸟。吏还,具白郎中。即果有众鸟亿万,来食蝗虫,眨眼间皆尽。

秦始皇三十两年,使者郑容从关东来,将入函关,西至华阴,望见素车白马,从三清山上下。疑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问郑容曰:“安之?”答曰:“之建邺。”车的里面人曰:“吾威虎山使也。愿托一牍书,致镐池君所。子之顺德,道过镐池,见一大梓,有文石,取款梓,当有应者。”即以书与之。容如其言,以石款梓树,果有人来取书。二零一七年,祖龙死。张璞,字公直,不知何许人也。为吴郡太尉,征还,道由天柱山,子女观于祠室,婢使指像人以戏曰:“以此配汝。”其夜,璞妻梦庐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采择,用致微意。”妻觉怪之。婢言其情。于是妻惧,催璞速发。中流,舟不为行。阖船震恐。乃皆投物于水,船犹不行。或曰:“投女。”则船为进。皆曰:“神意已能够也。以一女而灭一门,奈何?”璞曰:“吾不忍见之。”乃上海飞机创建厂庐,卧,使妻沈女于水。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乃得去。璞见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于当世也。”乃复投己女。及得渡,遥见二女在下。有吏立于岸侧,曰:“吾庐皇帝簿也。庐君谢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义,故悉还二女。”后问女。言:“但见好屋,吏卒,不觉在水中也。”

南康宫亭庙殊有神验。晋孝武世,有一沙门至庙,神的塑像见之,泪出交换,因标姓字,则昔友也。自说:“小编罪深,能见济脱不?”沙门即为斋戒诵经,语曰:“小编欲见卿真形。”神云:“禀形甚丑,不可出也。”沙门苦请,遂成为蛇身,长数丈垂头梁上,一心听经,目中血出。至三十一日七夜,蛇死,庙亦歇绝。

陆机初入洛,次山西。入偃师,时阴晦,望道左,若有民居,因投宿。见一妙龄,神姿端远,置《易》投壶。与机言伦,妙得玄微。机心伏其能,无以酬抗,既晓便去。税骖逆旅,逆旅妪曰:此东十数里无村庄,有山阳王家塚耳。机往视之,空野霾云,拱木蔽日。方知昨所遇者,信王弼也。

阳起

建康小吏曹着,为衡山使所迎,配以女婉。着形意不安,每每求请退。婉潜然垂涕,赋诗序别。幷赠织成裈衫。

安侯世高者,安歇太岁子,与大张者共出家学道。舍卫城,值主不称大长者子辄恚,世高恒呵戒之。争论二十八年,云当至新德里。值乱,有一位逢高,唾手拔刀,曰:“真得汝矣!”高大笑,曰:“笔者宿命负对,故远来相偿。”遂杀之。有一少年云:“此远国异人,而能作吾国言,受害无难色,将是神人乎?”众皆骇笑。世高神识还生停息国,复为王作子,名世高。以年二十,复辞王学道。十年数,语同学云:“当诣会稽毕对过三清山,访知识。”遂过马尼拉,见年少尚在,径投其家,与说昔事,大惊喜,便随至会稽。过嵇由庙,呼神共语,庙神蟒形,身长数丈,泪出,世高向之语,蟒形便去,世高亦还舡。有一妙龄上舡,长跪前,受咒愿,因遂不见。新德里客曰:“向妙龄即庙神,得离恶形矣。”云庙神正是宿长者子,后庙祝闻有鼻气,见大蟒死,庙从此神歇。前至会稽,入市门,值有相打者,误中世高头,即卒。布宜诺斯Ellis客遂事佛精进。

赵伯伦

河江门起字圣卿。少时疟疾,于社中得书一卷,《谴劾百鬼法》。为日南太史。母至厕上,见鬼,头长数尺。以告圣卿。圣卿曰:此肃霜之神。劾之来出,变形如奴。送书京,朝发暮返。作使当千人之力。有与忿恚者,圣卿遣神夜往,趣其床头,持全盘,张目正赤,吐舌柱地,其人怖几死。

宫亭湖孤石庙,尝有估客下都,经其庙下,见二才女,云:“可为买两量丝履,自相厚报。”估客至都,市好丝履,幷箱盛之,自市书刀,亦内箱中。既还,以箱及香置庙中而去,忘取书刀。至河个中,忽有朱砂鲤跳入船内,破鱼腹,得书刀焉。

晋元帝世有甲者,衣冠族姓,暴病亡,见人将上天诣司命,司命更推校,算历未尽,不应枉召,主者发遣,令还。甲尤脚痛不能够行,无缘得归,主者数人共愁,相谓曰:“甲若卒以脚痛不可能归,作者等坐枉人之罪。”遂相率具白司命,司命思之久远,曰:“适新召西戎康乙者,在西门外,此人当遂死。其脚甚健,易之,相互无损。”主者承敕去,将易之,胡形体甚丑,脚殊可恶,甲终不肯。主者曰:“君若不易,便长留此耳。”不获已,遂听之。主者令四人并闭目,倏忽四人却已各易矣,即遣之,豁然复生。具为亲人说,发视,果是胡脚,丛毛连结,且胡臭。甲本士,爱玩手足,而忽得此,子不欲见,虽获更活,每痛苦,殆欲如死。别人见识此胡者,死犹未殡,家近在笳子浦。甲亲往视胡尸,果见其脚著胡体。正当殡敛,对之泣。胡儿并有至性,每节朔,儿并悲思,驰往抱甲脚号兆。忽行路相逢,便攀登啼哭。为此每出入,恒令人守门,避防胡子,生平憎秽,未常误视,虽三伏伏暑,必复重表,无暂露也。

秣陵人赵伯伦,曾往宜昌。船人以猪豕为祷,及祭,但狘肩而已。尔夕,伦等梦里看到一翁一姥,鬓首苍素,皆著男士,手持桡楫,怒之。明发,辄触沙冲石,皆非人力所禁。更施厚馔,即获流通。

欧明

南州人有遣吏献犀簪于吴太祖者,舟过宫亭庙而乞灵焉。神忽下教曰:“须汝犀簪。”吏惶遽不敢应。俄而犀簪已前列矣。神复下教曰:“俟汝至石头城,返汝簪。”吏不得已,遂行,自分失簪,且得死罪。比达石头,忽有大花鱼,长征三号尺,跃入舟。剖之,得簪。

晋有干庆者,没有病就死了。时有术士吴猛语庆之子曰:“干侯算未穷,小编试为请命,未可殡殓。”尸卧静舍,唯心下稍暖。居二10日,猛中午至,以水激之,日中许,庆苏焉,旋遂张目开口,尚未发声,阖门皆悲喜。猛又令以水含洒,乃起。骨痿数升,兼能说话,二二十日苏醒。初见十数人来,执缚桎梏到狱,同辈十余人以次旋,对次未至,俄见吴君北面陈释,王遂敕脱械,令归。所经官府皆见应接吴君,而吴君与之抗礼节,不知悉何神也。

朱彦

庐陵邑子欧明者,从贾客道经彭泽湖。每过,辄以船中负有,多少投湖中。见大道之上,有数吏皆著黑衣,乘车马,云是清洪君使,要明过。明知是神,然不敢不往。吏车里装载明,弹指见有府舍,门下吏卒。吏曰:清洪君感君有礼,故要君。以重送君,皆勿取,独求如愿耳。去,果以缯帛赠之,明不受。但求顺遂。神大怪明知之,意甚惜之,不得已,呼如愿,使随明去。如愿者,清洪婢,常使取物。明将如愿归,所须辄得之,数年成有钱人。意渐骄盈,不复爱如愿。元春元朔,鸡初中一年级鸣,呼如愿。如愿不即起,明大怒,欲捶之。如愿乃走于粪上,有前几天故岁清除聚薪,足以偃人。如愿乃于此逃,得去。明渭逃在积薪粪中,乃以杖捶粪使出。又无出者,乃知不可能得。因曰:汝但使笔者富,不复捶汝。当代人岁旦鸡鸣时,辄往捶粪,云:使人富。(出《博异录》。明乐本作出《录异传》。)

郭璞过江,东营里胥殷佑,引为参军。时有一物,大如白牛,赫色,卑脚,脚类象,胸部前边尾上皆白,大力而愚蠢,来到城下,众咸怪焉。佑使人伏而取之。令璞作卦,遇遯之蛊,名曰“驴鼠。”卜适了,伏者以戟刺,深尺余。郡纪纲上祠请杀之。巫云:“庙神不悦。此是郱亭驴山君使。至荆山,暂来过笔者,不须触之。”遂去,不复见。

太元中,北地人陈良与沛国刘舒友善,又与同郡李焉共为商贾,曾获厚利,共致酒相庆,而焉害良,以苇裹之,弃之荒草。经十许日,良复生回家,说死时见一个人著赤帻,引良去,造一城门,门下有一床,见一前辈执朱笔对古籍标点改良籍,赤帻人言曰:“向下土有壹人,姓陈名良,游魂而已,没有统摄,是以今后。”校籍者曰:“可令便去。”良既出,忽见伙伴刘舒,谓曰:“不图于此相见。卿今幸蒙尊神所遣,然小编家厕屋后桑树中,有一狸常作鬼怪,作者家数数横受郁闷。卿归,岂会为自己说此邪?”良然之。既苏,乃诣官诉,李焉伏罪,仍特报舒家。亲属涕泣云:“悉如言。”因伐树,得狸杀之,其怪遂绝。

永嘉朱彦,居永宁。披荒立舍,便闻弦管之声,及小儿啼呼之音。夜见一个人,身甚壮大,吹(吹原来的书文呼,据明抄本改。)杀其火。彦素胆勇,不认为惧,即不移居,亦无后患。

李高

庐陵欧明,从贾客,道经彭泽湖,每以舟中保有多少投湖中,云:“认为礼。”积数年后,复过,忽见湖中有坦途,上多风尘,有数吏,乘车马来候明,云:“是青洪君使要。”须臾,达见,有府舍,门下吏卒。明甚怖。吏曰:“无可怖!青洪君感君前后有礼,故要君,必有重遗君者。君勿取,独求‘如愿’耳。”明既见青洪君,乃求“如愿。”使逐明去。如愿者,青洪君婢也。明将归,所愿辄得,数年,大富。

北府索卢真者,本中郎荀羡之吏也,以晋太元七年二月底病亡,经一宿而苏,云见羡之子粹,欣喜曰:“君算未尽,然官须得三将,故不得便尔相放。君若知有干扌建如君者,当以相代。”卢真即举弓颖,粹曰:“颖堪事否?”卢真曰:“颖不复下已。”粹初令卢真疏其名,缘书非鬼用,粹乃索笔自书之,卢真遂得出。忽见一曾邻居者,死已七八年矣,为太山门主,谓卢真曰:“索太师独得归耶?”因属卢真曰:“卿归,为谢我妇,笔者未死时,埋万5000钱于宅中山高校床的下面,本欲与女人市钏,不意奄终,不得言于恋人。”卢真许之。及苏,遂使人报其妻,已卖宅移居武进矣,因往语之,仍告买宅主令掘之,果得钱如其数焉,即遣妻与女市钏。寻而弓颖亦亡。时辈共奇其事。

桓回

新太祖时,克拉玛依经略使五更往祭神庙,遗其书刀,遣小吏李高还取之。见刀在庙床的面上,有壹位,著大冠绛袍,谓高曰:勿道小编,吾当祐汝!后仕至郡守。年六十余,忽道见庙神,言毕而此刀刺高心下,须臾而死。莽闻甚恶之。(出《广古今五行记》)

彭城之西,广东之东,有神祠,克山石为室,下有神,奉祠之,自称黄公。因言:此神,张子房所受佳木斯公之灵也。清净不宰杀。诸祈祷者,持第一百货公司钱,一双笔,一丸墨,置石室中,前请乞,先闻石室中有声,须臾,问:“来人何欲?”既言,便具语吉凶,不见其形。现今如此。

琅琊人姓王,忘名,居幽州。妻朱氏以太元两年病亡,有孤儿。王复以其年11月暴死,时有二十余人皆乌衣,见录云,到大家、白壁床,如皇城,吏朱衣素带、玄冠介帻,或所被著悉珠玉相连结,非世中国仪器进出口总集团服。复将前,见一位长大,所著衣状如云气。王向叩头,自说妇已亡,余孤儿尚小,无依奈何,便流涕。这个人为之感动,云:“汝命自应来,为汝孤儿,特与四年之期。”王诉云:“三年不足活儿。”左右一个人语云:“俗尸何痴!此间四年,是世中三十年。”因便送出,又活三十年。

并州祭酒桓回,以刘聪建元八年,于途遇一老爷子。问之云:有(有原版的书文是,据明抄本改。)乐工成凭,今何职?小编与其人有旧,为致清谈,得察孝廉。君若相见,令知音信。回问姓字,曰:笔者吴郡麻子轩也。言毕而失。回见凭,具宣其意,凭叹曰:昔有这厮,计长逝近五十年。中郎荀彦舒闻之,为造祝文,令凭设酒饭,祀于通衢之上。

黄原

永嘉中,有神见雍州,自称樊道基。有妪,号成内人。爱妻好音乐,能弹箜篌,闻人弦歌,辄便起舞。

提拔平末,故章县相公有一女,居深山,余杭广求为妇,不许。公后病死,女诣县买棺,行半道,逢广,女具道情事,女因曰:“穷逼。君若能往家守父尸,须本人还,便为君妻。”广许之。女曰:“作者阑中有猪,可杀以饴作儿。”广至女家,有拚掌欣舞之声。广披篱,见众鬼在堂,共捧弄公尸。广把杖大嗥入门,群鬼尽走。广守尸,取猪杀。至夜,见尸边有老鬼伸手吃肉,广因捉其臂,鬼不复得去,持之逾坚,但闻窗外有诸鬼共呼,云:“老奴贪食至死,甚快!”广语老鬼:“杀公者必是汝!可速还精神,作者当放汝。汝若不还者,终不置也。”老鬼曰:“作者儿等杀公耳。”即唤鬼子,可还之,公渐活,因放老鬼。女载棺至,相见惊悲,因娶女为妇。

周子长

汉时,黄山黄原,平旦开门,忽有一青犬,在门外伏,守备如家养。原绁犬,随邻里猎。日垂夕,见一鹿,便放犬。犬行甚迟,原绝力逐,终比不上。行数里,至一穴,入百余步,忽有平衢,槐柳列植,垣墙回匝。原随犬入门,列房可有数十间,皆女孩子,姿首妍媚,服装鲜丽,或抚琴瑟,或执博棋。至北阁,有三间屋,几个人侍值,若持有伺。见原,相视而笑云:此青犬所变成妙音婿也。一个人留,一人入阁。须臾有四婢出,称太真爱妻白黄郎,有一女,年已弱笄,冥数应该为君妇。既暮,引原入内。有南向堂,堂前有池,池中有台,台四角有径尺穴,穴中有光,照映帷席。妙音容色婉妙,侍婢亦美。交礼既毕,晏寝如旧。经数日,原欲暂还报家。妙音曰:人神道异,本非久势。至次日,解佩分袂,临阶涕泗,后会无期,深加爱敬。若能相思,至四月旦,可修斋戒。四婢送出门,半日至家。情念恍惚。每至其期,常见空中有軿车,宛借使飞。

沛国戴文谋,隐居阳城山中,曾于客堂,食际,忽闻有神呼曰:“笔者天帝使者,欲下凭君,可乎?”文闻甚惊。又曰:“君疑我也。”文乃跪曰:“居贫,恐不足降下耳。”既而洒扫设位,朝夕进食,甚谨。后于房内窃言之。妇曰:“此恐是妖魅凭依耳。”文曰:“作者亦疑之。”及祠飨之时,神乃言曰:“吾相从方欲相利,不意有疑虑争论。”文辞谢之际,忽堂上如数十人呼吁,出视之,见一大鸟,五色,白鸠数十接着,东南入云而去,遂不见。

有新死鬼,形瘦疲顿,忽见生时同伴,死二十年,肥健相,问讯曰:“卿那尔?”曰“吾饥饿,殆不自任。卿知诸方便,故当以法见教。”友鬼云:“此甚易耳!但为人肇事,人必大怖,当与卿食。”新鬼往入大墟东头,有一家奉佛精进,屋西厢有磨,鬼就推此磨,如人推法。此家主便语子弟曰:“佛怜吾家贫,令鬼推磨。”乃辇麦与之。至暮,磨数十斛,疲顿乃去,遂骂友鬼:“卿那诳作者!”又曰:“但复去,自当得也。”复从大墟西头,入一家奉道门,傍有碓,此鬼便上碓,如人舂状,此人又言:“后日鬼助某甲,今复来助小编。”益辇谷与之,又给婢簸筛,至暮得五十斛不与鬼食。鬼暮归,大怒曰:“吾与卿家婚姻,非他比,怎么样见欺。以23日助人,不得一瓯饮食!”友鬼曰:“卿自不遇耳。此二家奉佛事道,情自难动。今去,可觅百姓家,为闹鬼,则一律得。”鬼复去,得一家门前有竹竿,从门入,见有一批女人窗前共食,至庭中有一白狗,便抱令空中行。其家见比来未有此怪,占云:“有客鬼索食。可杀狗,并甘米酒饭于庭中祀之,可得无他。”便如师言,鬼果大得食。此后恒作怪,友鬼之教也。

周子长,居武昌五大浦东冈头,咸康八年,子一之日寒溪中嵇家。家去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数里。合暮还五大,未达。先是空冈,忽见四匝瓦屋当道,门卒便捉子长头,子长曰:笔者佛弟子,何足捉小编?吏曰:若是佛弟子,能经呗不?子长先能诵四天子及庶(《法苑珠林》六五庶作鹿)子经。诵之三四过,捉故不置,便骂之曰:武昌痴鬼,语汝,笔者是佛弟子,为汝诵经数偈,故不放人。捉者便放,不复见屋,鬼故逐之。过家门前,鬼遮不得入,亦不得做声。而将鬼至寒溪寺中过,子长便擒鬼胸云:将汝至寺四之日尚前。鬼擒子长胸,相拖渡五丈塘,西行。后鬼谓捉者曰:放为,西将牵小编入寺中。捉者曰:已擒不放。子长复为前者曰:寺中正有秃辈,乃未肯畏之?后一鬼小语曰:汝近城东逢秃时,面何以败。便共大笑。子长比达家,已三更尽矣。

贾逵

麋竺,字子仲,黄海朐人也。祖世货殖,家赀巨万。常从洛归,未至家数十里,见路次有一好新妇,从竺求寄载。行可二十余里,新娘谢去,谓竺曰:“我Smart也。当往烧南海麋竺家,感君见载,故以相语。”竺因私请之。妇曰:“不可得不烧。如此,君可快去。作者当缓行,日中,必火发。”竺乃急行归,达家,便移出财物。日中,而火大发。

金陵刘青松,晨起见一人著公服赍版,云用为鲁郡校尉,投版便去,去后亦不复见版。来日复召曰:“君便应到职。”青松知必死,入告老婆,处分家计,洗浴。至晡,见车马吏侍左,青松奄忽而绝,亲朋亲密的朋友咸见其升车,南出百余步,渐高不见。

荀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