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满江红·仙姥来时》原来的书文及赏析

2019年5月18日 - 文学作品

满江红

满江红

姜夔的《点绛唇·丁巳冬过吴松作》是一首写景之词,通篇幽深淡远,笔者罗曼蒂克广大的胸怀有板有眼。上片的情况首要描写了燕雀们随云飘荡,南北之间随地而飞,如佛祖般洒脱自在;而词的下片写的则是因地而怀古,使残暴之物也给予真情,写出了要命沧海桑田之感。整片词仅用了四十多个字,委婉含蓄却将笔者的心态显示无遗,引人深思。

晚英值季冬,绿润含朱光。以兹纯阳色,窈窕凌清霜。远物世所重,旅人心独伤。回晖眺林际,摵摵无遗芳。——东魏·柳柳州《红蕉》

  姜夔  

(满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如末句云”无心扑”叁字,歌者将心字融合去声,方谐音律[2]。予欲以平韵为之,久无法成。因泛太湖[3],闻远岸箫鼓声。问之舟师[4],云:”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5]予因祝曰:”得一席风径至居巢[6],当以平韵满江红为接送神曲。”言讫,风与笔俱驶,转瞬而成。末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书以绿笺,沉于白浪,乙酉芳岁晦也[7]。是岁八月,复过祠下,因刻之柱间。有客来自居巢云:”土人祠姥[8],辄能歌此词。”按曹孟德至濡须口[9],吴大帝遗操书云:”春水方生,公宜速去。”操曰:”吴太祖不欺孤”乃撤军还[10]。濡须口与东关周边[11],江湖水之所出入。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12],故归其功于姥云。)

词的不经意讲的是北方的鸿雁们无拘无缚,居无定所,跟随着西湖西头的云层随地浮荡。远远的几座孤山看上去1副愁苦萧条的场景,就如酝酿着一场大风波欲在黄昏时刻到来。小编想要在甘泉桥的旁边,能够会同乌龟蒙一块儿隐逸于世,可是今后还有她那样的人吧,在哪儿呢?笔者1身一位倚在栏杆边上,思恋旧古,只美观到输球的柳枝们层参差不齐地随风飘荡。

红蕉

唐代:柳宗元

柳宗元(77叁年-81玖年),字子厚,唐宋河东人,卓绝小说家、翻译家、儒学家以致成就特出的战略家,清朝八大家之一。有名作品有《聊城八记》等第六百货多篇文章,经后人辑为三10卷,名叫《柳宗元集》。因为他是河东人,人称柳柳州,又因终于常德都尉任上,又称柳河东。柳河东与韩吏部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决策者人选,并称“韩柳”。在中华文化史上,其诗、文成就均极为卓绝,可谓不时难分轩轾。

柳宗元

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翯。王在灵沼,於牣鱼跃。虡业维枞,贲鼓维镛。於论鼓钟,於乐辟廱。於论鼓钟,於乐辟廱。鼍鼓逢逢。蒙瞍奏公。——先秦·无名氏《大雅·灵台》

大雅·灵台

得西山后二十七日,寻山口西南道二百步,又得钴鉧潭。西二十五步,当湍而浚者为鱼梁。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树。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丘之小无法一亩,能够笼而有之。问其主,曰:“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问其价,曰:“止四百。”余怜而售之。李深源、元克己时同游,皆大喜,出自意外。即更取器用,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中间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国旅,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瀯瀯之声与耳谋,悠不过虚者与神谋,渊不过静者与心谋。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虽古好事之士,或未能至焉。噫!以兹丘之胜,致之沣、镐、鄠、杜,则贵游之士争买者,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弃是州也,农夫渔父,过而陋之,贾四百,连岁无法售。而自个儿与深源、克己独喜得之,是其果有遭乎!书于石,所以贺兹丘之遭也。——古时候·柳柳州《钴鉧潭西小丘记》

钴鉧潭西小丘记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美妙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遣陆丁雷电,别守东关。却笑英雄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梦,帘影间。——大顺·姜夔《满江红·仙姥来时》

满江红·仙姥来时

宋代:姜夔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美妙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遣陆丁雷电,别守东关。却笑英豪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梦,帘影间。柒咏物,佛祖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相从诸娣玉为冠。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巧妙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遣陆丁雷电,别守东关。却笑铁汉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又怎知、人在小红楼梦,帘影间。

仙姥来时,正一望、千顷翠澜。旌旗共、乱云俱下,依约前山。命驾群龙金作轭[13],相从诸娣玉为冠[14]。向夜深、风定悄无人,闻佩环。

那首诗作文于11⑧7年冬日,姜夔在包头与惠灵顿两处地点之间来回往返,在经过过辽宁吴江时,心中有感,于是作下此诗。姜夔生活中最欣赏的小说家是晚唐时代的乌龟蒙,名号天随子,他生前就隐居于吴松之地,于是姜夔见景生情,心中感想极其,遂作此词。

  《满江红》,宋以来小编多以柳永格为准,大都用仄韵。像岳鹏举“怒形于色”一片,更是突出的名著。不过那首《满江红》却改作平韵,声情遂产生相当的大的浮动。词乃作于赵受益绍熙2年(11玖一)春初,前有小序,详细地讲述了改作的来由:

神奇处,君试看。奠淮右,阻江南[15]。遣陆丁雷电[16],别守东关。却笑大侠无好手,1篙春水走曹瞒[17]。又怎知、人在小红楼梦,帘影间[18]。

姜夔创作的四个最重要特色是他拿手提空讲述,从虚入笔,那首词中她将身世之哀、国家之伤等等皆由意象中衍生出来,将本来、人生、历史等等融为1体,是古代年间爱国词中的宝贝。

  《满江红》旧调用仄韵,多不协律。如末句云“无心扑”3字,歌者将“心”字融合去声,方谐音律。予欲以平韵为之,久无法成。因泛洞庭湖,闻远岸箫鼓声,问之舟师,云:“居人为此湖神姥寿也。”予因祝曰:“得一席风径至居巢,当以平韵《满江红》为接送神曲。”言讫,风与笔俱驶,弹指之间而成。末句云“闻佩环”,则协律矣。书以绿笺,沉于白浪。甲戌早春晦也。是岁九月,复过祠下,因刻之柱间。有客来自居巢云:“大老粗祠姥,辄能歌引词。”按武皇帝至濡须口,吴大帝遗操书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操曰“孙权不欺孤”,乃撤军还。濡须口与东关相仿,江湖水之所出入。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

【注解】

姜夔跋王献之保母帖赏析介绍

  小序中所举“无心扑”壹例,见于周邦彦《满江红》“昼日移阴”一片,原来的小说“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歌者将“心”字融合去声,用的是“融字法”即如沈括《梦溪笔谈》卷伍所云:“古之善歌者有语,谓当使‘声中无字,字中有声’。……如宫声字而曲合用商声,则能转宫为商歌之。此‘字中有声’也。”夏承焘以为“唐诗‘融字’,正谓此耳”(见《姜白石词编年笺校》卷三)。为了免除融字的分神,以求协律,所以诗人改仄为平。其实改仄为平,非仅白石1例。贺铸曾改《忆秦女》为平韵,叶梦得、张元干、陈允平亦改《念奴娇》为平韵。……可知那是歌词中根本壹格。仄韵《满江红》多押入声字,尽管音谱失传,于今读起来犹觉声情激越豪壮;但是此词改为平韵,顿感从容和缓,婉约清疏,宜其被鄱阳湖不远处的教徒用作迎送神曲而刻之楹柱了。

[1]词作者于赵惇绍熙二年(11九一),时诗人在布兰太尔。

《跋王献之保母帖》是西夏诗人姜夔的书法代表作,他的遗世真迹并不多,但《跋王献之保母帖》足以见得姜夔在书法地方的造诣。《跋王献之保母帖》为小楷纸本,全长共316分米,全文化总同盟计拾1行,最近被紫禁城博物馆所珍藏。该帖中姜夔的笔法精妙、高雅俊俏。且姜夔非常受西夏初年各位书法家书作风格的震慑,不随大流,清新脱尘。

  词中培育了1人鄱阳湖仙姥的影象,使人认为可敬可亲。她尚未男人佛祖常有的这种严寒威严,而是涵盖雍容高贵的态势,浪漫出尘的仪态。她也尚未一般神明那样具有三头六臂的才干,却能镇守一方,保境安民。这是作家理想中的豪杰人物,但也遵从了中国的传说古板。因为在理恋旧事中时常记载着小编国的锦绣山河由好看的女人来调控。从昆仑丘的王母到巫山瑶姬,从江妃到洛神,那一个丰富多彩的分水岭美丽的女人,大约是母系社会的残留。鄱阳湖仙姥当是山川靓妹群体形像中的一位。

[2]无心扑:指周邦彦《满江红》(昼日陰移)结句:”最苦是蝴蝶满园飞,无心扑”。

“跋”是1种文娱体育,于大部分人来讲,最为熟知的样式是“序”,既有像样于论说文的,也会有记叙文格局,除此而外还有抒情随笔之类。有的序于商量中混杂着感慨,以总计史训、表明政治眼光以及性欲态度,而有的则夹叙夹议。自唐起,序又称作引,到了南梁,又称之为跋。二者即便是二回事,但说话上略有分别,跋日常是对序的补偿,往往特别从简明断。

  词的上片是作家从莫愁湖上的自然风光幻想出仙姥来时的奇妙境界。它分三层写:先是湖面风来,绿波千顷,前山乱云滚滚,从云中就像是隐隐出现众多旗帜,那就把仙姥骑行的气魄作了忘情的渲染。非常是“旌旗共、乱云俱下”一句更为精采:一面是乱云翻滚,一面是旌旗乱舞,景观何其壮丽!从句法来说,颇似王子安《岳阳楼赋》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而各非常妙。那是壹层。接着写仙姥前有群龙驾驶,后有诸娣簇拥,以致连群龙的金轭、诸娣的玉冠也发生熠熠的荣誉。至于仙姥自身的影象,诗人虽未着一字,但是从高雅的侍御的烘托中,已令人想见他的气质和风姿。那几个本来是由于诗人的想象,但也许有明显的求实依靠。原词在“相从诸娣玉为冠”句下有自注云:“庙中列坐如爱妻者市斤人。”那17人仙姥庙中的塑像,就是诗人据以创作的资料。此为第三层。最后是写夜深风定,湖面波平如镜,偶而画外传来清脆的丁当声,就像是是仙姥乘风归去时的环珮余音。在《疏影》一词中,诗人曾写王皓月云:“想珮环、月夜归来……”把读者带入悠远的意境。此云湖上悄然无人,惟闻珮环,境亦杳渺,启人遐想。此为第二层。通过那三层描写,东湖仙姥的印象大约涉笔成趣了。

[3]鄱阳湖:在多哥洛美县西北陆10里,亦名焦湖。

而姜夔的《跋王献之保母帖》正是王献之《保母帖》的题跋,对其多加褒奖,赞其有7美,非其余书帖所能及,并以之与翠微亭相比较。

  下片进一步从威力与功勋方面描写仙姥的玄妙。过片处先以多个短语提挈,引起读者的丰富注意。然后以实笔叙写仙姥视若等闲的史事:她不止奠定了淮右,保证了江南,还选派雷王、金光圣母、6丁玉女(案《云笈七籤》云:“陆丁者,谓阴神玉女也。”),去堤防濡须口及其周边的东关。那就把仙姥的美妙夸张到极致,几乎正是1个人坐镇边境海关的上大夫。紧接着诗人又联想起历史上曹阿瞒与吴大帝的濡须口对垒的旧事,发出了香甜的感叹:“却笑壮士无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瞒!”为何现实中的大侠人物竟从未一个金牌,结果却只可以依据壹篙春水把北来的曹瞒逼走?那曹瞒当然不是野史上的武皇帝,英豪好手也不会是指历史上的孙权。词人一方面是出于想象,把历史传说牵合到仙姥的随身,以称誉其奇妙,就像小序结尾所云:“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归其功于姥云。”另一方面也是借历史人物表现他对具体的愤慨,因为立即距宋金的隆兴和议将近三10年,偏安江左的玄好易通朝也正是依赖江淮的水域来阻止金兵的南下的。历史掺和着现实,便使全词显示出罗曼蒂克主义的色彩。

[4]舟师:船公。

姜夔重申雅士意趣,不主见俗文,除此帖之外,姜夔的《续书谱》是她另一部书法佳作,也是古代年间书论中身份最高的一部,姜夔在其间提议了关于书艺的各类方面,表明了他的诚实感悟与经验。他就算“崇晋贬唐”,但她决不全盘否定“唐法”,在此书中他运用了相当大的篇目全方面地、系统地去演讲了观念,并予以论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